钟南山称新冠肺炎可能长期存在

中新网客户端4月10日电(彭婧茹)4月1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与韩国防疫专家在线交流中韩防控经验。谈及复学问题时,钟南山称,一是看本地,本地区发病减少到很少了;第二个看外来输入控制的情况,假如外来输入基本上控制的也不错的话,我觉得应该复学了。“具体时间不好说,我觉得应该不太长了,比如说四月底左右的时间。不能永远不开学,这个病是不可能铲除得一干二净的,将来会比较长期一直会有可能传播,没有造成大规模的暴发就行了。”

3月10日,非洲联盟委员会下属非洲疾控中心在非盟总部举行的第三次有关非洲大陆防范新冠肺炎的新闻发布会上确认,继2月14日在埃及确诊了非洲大陆首个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后,截至今日又陆续在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塞内加尔、摩洛哥、突尼斯、南非、喀麦隆、多哥、布基纳法索、刚果(金)等共11个国家中发现了106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死亡1例。非洲疾控中心主任约翰·肯格松表示,非洲一直在为应对新冠肺炎的传入做准备,现在“狼”已经来了,“我们也应该由戒备转入行动,非洲疾控中心将与各方通力合作,适时采取应对措施,全力阻止病毒在非洲大陆的传播蔓延”。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非洲疾控中心在世卫组织、中国疾控中心和其他相关组织的支持下,迅速成立了新冠病毒非洲工作组。非盟委员会主席穆萨·法基在会上急切呼吁非洲各国尽快做好相关预防工作,提高疾病控制和诊疗能力。他说,鉴于非洲相对脆弱的卫生系统、持续暴发的各种传染病、匮乏的资源、大量的人员流动以及其他漏洞,疫情一旦蔓延将会极大影响非洲大陆的经济、社会和安全秩序。

目前,在中国境内已得到有效控制的新冠病毒似乎正在世界其他地方迅猛蔓延,特别是欧洲;而非洲相继确诊的100多起输入型病例则大多是欧洲公民或此前曾有欧洲旅行史者。一项针对非洲新冠疫情的网上调查显示,预计来自欧美的输入型病例将可能是导致非洲疫情的主要原因,特别是欧洲。地理位置上,欧洲距非洲更近,非洲以往的殖民地历史使其在各个领域与欧洲的联系十分紧密,人员流动频繁。出于各种原因,欧美国家的疫情防控又难以达到中国那样的严格水平,疫情输出的漏洞比比皆是。加之非洲国家间的人口流动管理比较粗放,也给可能发生的疫情的控制造成不利影响。埃塞媒体刊文称,新冠肺炎,中国管住了,世界却失控了;对非洲而言,防控疫情的难度不是小了而是更大了,不利条件不是少了而是更多了,非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不足以应对。

法基特别指出,非洲应认真学习和借鉴中国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的宝贵经验,在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过程中,中国卓越的专业知识对非洲而言是非常有用的。他认为,如果没有抓住中国付出巨大牺牲创造的窗口期,阻止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传播,那么世界经济将会受到重创。他还重申了非洲对中国抗击疫情的支持,“当中国面对这次严重疫情的时候,我很欣慰于我们的支持,无论是个人的还是集体的,都没有缺位。”

在世卫组织和中国政府的支援下埃塞现已具备了新冠病毒检测确诊能力。幸而截至目前埃塞境内尚未发现确诊病例,但与记者相识的一位当地政府官员则不无忧虑地表示:“这个也许恐怕只是时间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中国境内疫情的发展,世界多国航空公司包括不少非洲国家航司都先后取消了往返中国的航班,而作为非洲最大航空公司的埃塞航空也因应疫情影响和春节淡季旅客需求下降而调整了部分中国航班,却始终没有停航,始终保持往来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和香港5个中国目的地的定期航班。

记者的一位朋友是在埃塞工作的中企高管,春节假期后从国内返岗在亚的斯博莱国际机场入境时,按要求填写了健康状况申报表并留下了手机号。此后的14天内,埃塞当地卫健部门天天打电话跟踪了解其身体状况,询问有无持续发热、咳嗽、打喷嚏等现象,并再三叮嘱一定要自我隔离满两周。可见,防范新冠肺炎埃塞其实也是外松内紧、尽力而为。

第33届非盟峰会期间,非盟执行理事会会议2月7日结束后在发布的公报中对中国政府和人民在阻断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应对疫情后续的健康和社会影响的努力表示赞赏和支持,对中国政府应对疫情带来挑战的能力充满信心。

埃塞航空首席执行官特沃德·加布里马里亚姆表示,世卫组织定此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但同时也指出限制进出中国的航班和旅行并不是控制疫情的解决方案,非洲疾控中心也不建议非洲国家航司停飞中国航班。他说,中国一直是埃塞航空最重要的目的地之一,“我们认为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不应歧视性地控制航班,停飞中国航班是‘不专业且不道德的’,对阻止疫情蔓延于事无补”。埃塞航空决定一方面遵循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世卫组织和非洲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防范新冠病毒,一方面在中国政府和埃塞政府公共卫生部门的支持与合作下,继续保持往返中国的客、货航班服务。与此同时,埃塞航空还先后从非洲、欧洲和中南美洲等全球各地参与运送了近2000吨防疫医疗物资到中国。

(本报亚的斯亚贝巴3月11日电 本报驻亚的斯亚贝巴记者 戴军)

埃塞航空:中国航班不停飞

面对日益严峻的国际疫情形势,埃塞政府并未掉以轻心,为应对可能传入的新冠肺炎疫情,成立了一个副部长级特设委员会,意在提高政府和民间层面的防范配合和响应力度。联邦副总理德梅克·梅克嫩前往埃塞公共卫生研究所的公共卫生紧急行动中心,听取并了解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预防的相关举措;他还专门视察了预做隔离和治疗中心的相关医院及亚的斯博莱国际机场的相关防疫措施。

对于外界谈之色变,全球确诊感染12万余人,致死4300多人的新冠肺炎,普通埃塞百姓似乎表现得超常“淡定”,当地民众没人戴口罩,社会活动一切如昨。埃塞各种节日繁多,传统节日加上宗教节日隔三岔五,民众一如往常欢乐聚集、载歌载舞。然而细究起来,这种淡定的背后更多的其实也许是无奈。从事中介代理工作的赛普西来自北部的提格雷州,他表示,埃塞的医疗卫生条件无论从资源、设备还是能力来讲都十分有限,各种公共卫生问题由来已久,比如各地每年都有不少人死于痢疾、霍乱一类的传染病,再多个新冠病毒也没什么可怕。话虽如此,若真是新冠肺炎传入并导致更大规模的公共卫生危机怎么办?“那我们也只有去教堂祈祷了”。他的看法其实代表了很大一部分普通民众的心理。不仅埃塞,对非洲其他国家也是一样,对于目前全球肆虐的新冠病毒,若不能做到防患于未然,一旦被其突破且大面积蔓延,断无平息疫情的医疗条件和手段,后果的确难以想象。

3月7日,阿联酋卫生和预防部又发布消息称该国新增的1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包括两名埃塞俄比亚人。这一说法又把埃塞吓一跳,埃塞卫生部当即联系阿联酋方面了解情况。次日,埃塞卫生部长莉亚·塔德塞通过社交软件宣称,经确认,阿联酋确诊病例中的两名埃塞人已在当地居留多年,最近没有回国,也没有其他旅行经历,这表明两人是在阿联酋境内感染的病毒,埃塞人再舒一口气。

博莱国际机场是非洲的航空枢纽,每日众多出发、抵达的国内、国际航班在此起降,更有许多去往非洲其他国家的旅客在此转机,给机场带来极大的防疫压力。目前机场已配备了检疫设备,并有专业医护人员24小时在岗。对入境旅客测量体温,并要求填写健康声明。行李和货物在装进飞机货舱前都会经过严格仔细的消毒。

2月22日,非盟召集各成员国卫生部长和疾控中心负责人在亚的斯亚贝巴非盟总部开会,探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举措,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通过视频与会。